帝后世无双 第819章 为什么不早拿出来
作者:醉流酥的小说      更新:2018-11-16
    所以在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也已经被姑娘拉着往茶馆里面走了。

    云迟也已经看了出来他们的失神和身不由己。

    她心里也有些惊骇,但是却依然没有说什么,就跟着他们后面一起走了进去。

    可能这两个姑娘也是觉得她就是小厮,所以不需要多管她,只要把木野和丁斗给带进去就可以。

    她本来也是要进去的,所以他们这么被带进去,她也觉得无所谓,反正她也能够看得出来,这两个姑娘其实就是用了药而已。

    本来这清秋楼里的味道也很是怪异,所以有这种药,她也不觉得很奇怪了。

    只不过,她还是在无穷摸了一下,?#23047;?#33647;就在她的手心里了。

    “喂喂喂,两位小姐姐,你们的茶会不会很贵的啊?我们公子这一次出来可没有带多少银子啊。”

    云迟一边说着一边快步地跟了进去。

    “放心,?#27426;?#26159;?#23835;?#20960;位爷付得起的。”

    一个少女转过头来,看着云迟笑了笑,笑容很是俏丽动人。

    云迟点?#35828;?#22836;,“那就好那就好。”

    进了门,绕过了一道照壁,后面便是豁然开朗。

    云迟看了一眼那照壁,发现上面的雕刻看起来很是眼熟。

    这不是跟外面街上的那一面照壁上的雕刻是一样的吗?

    是巧合?

    是清秋楼仿着外面来装修的?

    还是说他们的主人本来就是同一个人,所以他们才会用同样的照壁?

    过?#33487;?#22721;之后便是一个很大的院子,正对面就是一个大厅,上书秋白厅三个字。

    这算是茶楼吗?

    看起来倒是像私人的宅子,分明就是一般住宅的装修。

    而且里面的布置也是一样都是住家的模样。

    哪一点算是茶楼了。

    “两位爷到我们楼上坐吧,我们楼上的景致可好了,能够望得到这整条?#21482;?#26377;滇城的部分?#21543;!?br />
    上楼?

    她们挽着木野和丁斗,?#35009;?#26377;进厅,就在一旁的一道楼梯上了楼。

    二楼再一转,又上了三楼。

    楼梯一侧只有栏杆,看着就像是悬空的一样,若是有恐高症,看着还是有些可怕。

    在这里看到这样的三层楼梯云迟还是觉得很新奇的。

    上了三楼,便发?#21482;?#30495;的是茶楼的样子了,一个大厅,?#25343;?#26377;窗,窗门?#23478;?#28316;打开了,望出去的景致倒是真的很是漂亮。

    能够望得一大片的屋顶,还有掩映着的花与树,错落有致。

    云迟一直都觉得这一种瓦片的房顶很是漂亮,尤其是有了些年头的,上面?#23396;?#30528;金黄的树叶,看起来当真漂亮。

    现在是冬天,风吹进来还有点儿寒冷,但是屋子里像是开着地暖,风虽冷,但是真的坐在里面并不算冷,而?#19968;姑?#26377;一种憋闷的感觉。

    窗户上挂着?#22478;?#33394;的窗帘,拢着,风一吹飘飘的,带来了丝丝缕缕的香气。

    这种香与他们之前一直闻到的香气就是一样的。

    所以,虽然这里也是空旷,但是坐在里面,木野和丁斗还是觉得极为不舒服。

    这里约莫有十来桌,现在坐着的不足一成人,看起来清静得很。

    这些人说话也是轻声细语,边上也都有一名淡青色衣裙的少女陪着,替他们沏着茶,笑意盈盈的样子。

    看到他们进来,那些人也都只是看来一眼然后就转回头去了,根本就不怎么在意。

    “两位爷就坐这儿吧,视野也是极好的。”

    “请坐。”

    ?#25165;?#20182;们坐下之后,那两个少女也跟着在他?#24039;?#36793;坐了下来。

    “我叫荷黛,她叫金微,两位爷怎么称呼?”

    “我姓木,这是我师父,姓丁。”木野强忍着,顺便移开了一点,与荷黛拉开了一点儿距离。

    她们靠得这么近,真的是让人感觉极不舒服。

    “原来是木公子和丁大爷。两位要喝什么样的茶?”

    “我们公子不太懂喝茶的,就随便上吧,你们做主就行,但是?#27426;?#19981;能给我们挑太贵的。”云迟一?#26412;?#31449;在窗边眺望风景,听到荷黛问这么一句,她立即就插了话过来,装作一副很有些穷酸的模样,一个劲地在强调着银子。

    有一些很是势利眼的商家,听到他们这样的就会露出了鄙视的神情,态度?#19981;?#21464;了,但是这荷黛?#24466;?#24494;两个人却是一点儿变化都没有,一直是轻声慢语笑意盈盈的,看起来态度好极了。

    “明白,那我们就作主上一种名为金毛尖的茶叶如何?”

    “金...毛尖?”

    听这名字,当真地不贵吗?

    荷黛就起身离开了,金微继续坐在丁斗身边跟他们聊着。

    丁斗和木野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应着,云迟看了一会儿风景之后就跟着在桌边坐了下来,“金微姑娘,这儿没有什么姐姐唱曲的?”

    “小哥要是想听曲儿的话可?#32536;?#21568;,可?#32536;?#30340;。”

    “丁爷,我能不能点小曲?”云迟望向丁斗。

    丁斗自然是说可以。

    这里都是她说了算,怎么可能不可以。

    “金微姑娘,那就给我们?#25165;?#23567;曲儿吧。”云迟看向了金微。

    金微点?#35828;?#22836;,起身离开去?#25165;?#20102;。

    云迟立即就把手里的?#23047;?#33647;丸分给了丁斗和木野。“吃了。”

    她要把?#35828;?#24320;,就是为了给他们两人这个药丸。

    木野和丁斗赶紧接了过来,看都没看地就丢进了嘴里,马上咽了下去。

    他们是绝对信任云迟的,所以她一说吃了,他们想都不想就赶紧吃了。

    药咽下之后不到一会儿,他们就已经发现胃里一股暖洋洋的气流涌了出来,奇怪的是,只不过这样暖洋洋的感觉,竟然也让他们觉得身体里哪里都舒服了很多。

    就连他们闻到的那种气味都不觉得那么?#21693;?#20102;。

    “小天仙,有这种好东西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儿拿出来?”丁斗吁了口气。

    之前他们就一?#26412;?#24471;闻到这种气味?#21693;?#20102;,她却一直都不拿出来,等到现在才拿出来是怕他们不够?#21693;?#21527;?

    云迟嘿嘿两声,压低了声音说道:“丁叔,我要是早拿出来,这清秋楼的人怎么能看得出来你们俩跟别人不一样?怎么会主动地出现将咱们请进来呢?”

    听了她的话,丁斗和木野?#35835;?#19968;下。

    这是?#25105;猓?br />
    云迟继续压低声音说道:“反正你们记?#27809;?#26159;扮着?#21693;?#30340;样子啊,反正你们?#23478;?#32463;知道这种?#21693;?#26159;什么感觉了。”
变形金刚主机游戏
辽宁11选5走势图360 南特赛程 斯特拉斯堡航班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号 手机捕鱼赢钱游戏 中央电视台森林狼vs国王视频 惠灵顿凤凰vs悉尼fc 马赛的真名叫什么 2010年法兰克福书展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