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981章 虚茫的目的
作者:醉流酥的小说      更新:2019-04-13
    所以,狼娘就是黑峰的人。

    那么,她应该也是黑峰接了大买卖之后派出来完成任务的吧

    “虚茫之境那边,是否也有哪个皇室皇陵里有煞龙,而且受了煞龙诅咒”云迟又问道。

    丛萝姑姑?#35835;?#19968;下,然后便细细地想了想,“没?#23567;!?br />
    ?#26263;?#30495;没?#23567;?br />
    “奴婢真的不曾听说过。”丛萝姑姑也不敢十分肯定,?#26263;?#26159;或许有,而奴婢未必听说”

    这也有可能。

    云迟摸了摸下巴,“还有一件事,虚茫之境的人不惧慑魂术”

    丛萝姑姑摇了摇头,“应该是黑峰的人不惧慑魂术,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不惧慑魂术,在临死挣扎的时候还是会有破绽的,就像狼娘。

    “没有?#35009;?#20107;了,你去休息吧。”

    丛萝姑姑有些担忧地看了看晋苍陵,本来还想问他的内伤如何了,但是晋苍陵一?#26412;?#38754;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也不出声,她也不敢随意开口询问他。

    “奴?#23601;?#19979;了。”

    丛萝姑姑离开之后,云迟又?#20102;?#20102;一会儿,?#36234;?#33485;陵说道“我觉?#33579;?#24212;该是虚茫之境那边也有?#37221;?#20102;煞龙诅咒,也束手无策,于是就重金砸向了黑峰,让他们想出破除煞龙诅咒的方法。于是黑峰满天下寻找,发现大晋这边也有相同的事情,于是,便想等着看看,用你来祭皇陵煞龙这个方法能不能行得通,若是行得通,便能回去跟客人交差了。”

    这也并无可能。

    毕竟,那个狼娘也说了,她守在这里的目的,就是要?#32321;?#38215;陵王能够进去皇陵喂煞龙,然后回报回去。

    “一件买卖,数十年时间来试验”他?#31181;辶酥?#30473;,想到?#33487;?#19968;点,“若是当真能成,回去之后他们还得再找一个女人,再折腾个孩子出来养大”

    难道要耗数十年的时间吗

    云迟耸了耸肩,“谁知道呢也许他们有办法不需要从生孩子这一?#23047;?#22987;,就能?#39029;?#19968;个八字合适的?#22993;?#34507;出来。”

    晋苍陵心中一凛。

    这个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35009;?#26377;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够完全不介意此事,跟云迟如此自然地谈论起这么一个?#26263;姑?#34507;”。

    ?#26263;?#26159;,这么说来,狼娘这些人并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世,他们还是认定你就是晋帝的儿子,就是那个?#22993;?#20652;的镇陵王。”

    晋苍陵伸手,作势要弹她的额头,云迟往后一闪,伸手来捂住额头。

    但是她却是用了那一只伤了的手。

    晋苍陵看着她已经重新上药包扎的手,嗓音沉了沉。

    “鬼犰,是?#35009;?#19996;西”

    来了。

    她就知道他?#27426;?#20250;问这个的啊。

    云迟也知道避不开这个问题,叹了口气说道“我之前喝了醉仙皇的时候,不是想起了很多关于虚茫之境的事情吗这鬼犰便是那个时候想起来的。”

    晋苍陵现在想起鬼犰的样子还是觉得胸口微微恶心。

    之前被鬼犰黏在手上的那种感觉,也还是极为清晰地印在他的?#38498;?#37324;。

    他低眸看了看自己右手的虎口。

    云迟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他的虎口那里还有一个鬼犰形状的痕迹,黑乎乎中隐隐有一点点暗红。

    整个就是整条鬼犰的形状。

    可以想象,原来鬼犰黏在他的手上的时候到底黏得多紧。

    而晋苍陵回来之后就洗手了,?#19995;?#20040;也洗不去这个痕迹。

    云迟之前并没有留意,现在才看到了,她?#35835;?#19968;下,“你没有洗手”

    “洗了。”晋苍陵面无表情地说道。

    他怎么可能不洗手

    那东西如此恶心。

    云迟站了起来,扬声对外面的骨影说道“骨影,去把醉仙皇拿来。”

    “你想做?#35009;礎?#26187;苍陵?#25104;?#19968;沉。

    现在一提起醉仙皇,他就心生警惕。

    难道她还想喝一口醉仙皇,然后看看能不能够想起到底如何洗去这鬼犰留下的痕迹

    虽然已经知道了如何解醉仙皇,但是晋苍陵也绝对不?#25954;?#20877;让云迟喝一口。

    失心离魂永不归。

    此事绝不可开玩笑。

    云迟一看到他?#25104;?#37117;变了,赶紧摆手说道“不是我要喝,是醉仙皇一滴便可洗去这鬼犰留下的痕迹,也可以消毒。”

    之前不是还让鬼犰的刺扎进手里去了吗

    是她?#30343;?#27809;有想到,竟然忘了要先替他处理这?#30343;幀?br />
    晋苍陵道“酒取来之后,不许你碰一下。”

    “行行行,我不碰,你让骨影替你洗就行了。”

    ?#24052;?#37027;边去。”晋苍陵一指角落。

    云迟一头黑线。“你这是要我去那里罚站是吗”

    “过去。”晋苍陵是不接受反驳的语气。

    云迟只觉得好气又好笑。

    他这分明就是孩子气的防备。

    如果她真的要喝,让她站在墙角去就能防得住了

    但是看到晋苍陵扫过来的眼神,她还是嘟了下嘴,一步一扭腰地走了过去,然后贴墙站好了。

    骨影拿了醉仙?#20351;?#26469;,看到云迟?#23545;?#31449;在墙角,不由一愣。

    “骨影,倒一滴酒在帝君右手虎口上,待一会用布擦去就行了。”云迟说着闲闲地看着自己的指甲,想着?#35009;?#26102;候该好好地修剪一下了。

    骨影看到晋苍陵手上的那个痕迹不由愕然。

    那是?#35009;?#19996;西啊

    但是他也知道晋苍陵不会回答,便赶紧照着云迟所说的做了。

    一滴醉仙皇滴在晋苍陵虎口上,不一会儿,那种独特的香气便飘了出来,飘到了云迟的鼻子里。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叹了一声,“真香啊”

    晋苍陵脸一黑。

    “把这酒倒了,用土埋起来。”他说道。

    “不可”云迟一惊,赶紧反对,“不行我不同意”

    ?#26263;?#20102;。”晋苍陵神情冰冷。

    “不许倒”

    ?#26263;?#20102;。”

    “我说了不许倒,以后说?#27426;?#36824;有大?#20040;Α!?br />
    骨影端着那醉仙皇,看了看晋苍陵,又看了看云迟,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听谁的了。

    “晋苍陵,你就这么信不过我的吗我说了不会再喝就绝不会再喝了。”云迟冲了过来。

    晋苍陵立即伸手拦在她面前,在她冲过来那一瞬,他是真紧张了,只生怕她抢过骨影手里的酒再猛地喝一口。

    骨影也被他的紧张弄得下意识退开了三大步,紧紧把那酒抱在了怀里。
变形金刚主机游戏
扑克K彩金 德国美因茨大学硕士 意甲亚特兰大对切沃预测比分 弗赖堡VS拜仁慕尼黑 025期徐轨体彩p3预测 北京pk10计划软件 30选5开奖 主机游戏直播 疯狂麻将APP下载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