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122章 你大爷的
作者:醉流酥的小说      更新:2018-04-29
    戾气瞬间消弥无形。

    连带着他的语气里也有了以往所没有过的轻松。

    “嗯,平时本王不住那间。”他说道。

    “皇帝盯着你的时候才住?”她又问。

    镇陵王差点被自己噎到了。

    这女人......

    说起皇帝,她可是?#27426;?#28857;敬畏之意都没有啊!

    但是,她的这种语气实在是取悦了他,在镇陵王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时候,他的眼里闪过了一丝笑意。

    “嗯。”

    其实,古代皇室骨肉亲情淡漠,云迟是知道的。

    何况镇陵王这种出生。

    皇帝肯定没把他当成儿子。

    幽冥暗河河面上黑光粼粼,四周黑色雾气越发阴寒,虽然他身上也很寒凉,但是云迟还是下意识地抱紧了他的臂弯。

    镇陵王低头仔细看着河岸,冷不防又听她问道?#39608;?#25152;以你这到底是?#35009;?#27611;病?”

    他的?#38498;?#37324;划过她之前说的。

    死人毛病。

    镇陵王从来没有跟谁说过这件事,除了他身边最亲近的人,?#35009;?#26377;?#37221;?#36947;这个毛病。

    他薄唇紧抿,?#32842;?#21322;晌,语气寒凉犹如这暗河上的黑雾。

    “本王四岁那年,宫里开始在那里建王府。有一天,一个内侍带着本王过去,说是看看王府建得如何。他把本王带到一处,那里挖出了一片骸骨,还未曾来得及收?#21834;?#22475;骨的坑极深,他把本王推了下去,自己离开了。”

    云迟没有说?#21834;?br />
    镇陵王继续道?#39608;?#37027;里?#27426;?#39608;骨,至少埋了有上千人。本王在坑里呆了三天,无意发现坑里还有一通道,里面还有另?#27426;?#39608;骨,骸骨都?#19990;?#32511;色。”

    “蓝绿色的骸骨?”云迟一惊?#39608;?#26159;中毒的?”

    镇陵王嗯了一声,?#26263;?#26102;本王自然是?#27426;!?br />
    “后来呢?”

    “三天后,是姑姑找到了本王。”他顿了一下,说道?#39608;?#22993;姑是宫里的嬷嬷,她眼睛不大好,也有些耳背,是她一直照顾着本王。从坑里出来,本王烧了半个月,差点救不过来,在那之后,便有?#33487;?#19968;接触到阴寒便发作的毛病。”

    当时他也毕竟是一个皇子,如果没有皇帝的意思,内侍哪里?#33402;?#20040;对他。

    “那应该是那些骸骨有古怪。”云迟说道。

    镇陵王点?#35828;?#22836;。

    “本王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后来便有意多探古墓,或许能得到一些线索,解?#33487;?#23608;寒之毒。”

    所以,他才一直都找古墓,下古墓。

    当然,另一个原因他并没有说出来。

    镇陵王府一直是一个特殊而又可悲的存在,他活在皇帝的监视之下,若是要奋起,要反抗,以寻常的渠道积攒财富和力量根本不可能。

    所以,他手下有一支以柴叔为首的摸金队,借着古墓挖掘财宝。

    ?#26263;?#24180;那些骸骨呢?”云迟又问。

    镇陵王淡淡道?#39608;?#34987;全部挖出来,烧了。”

    当时他年纪尚小,?#35009;?#37117;做不了。否则,那些骸骨当然会留着,至少可以研究出来那些人生前究竟是中了?#35009;?#27602;。

    云迟叹了口气,然后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臂,很是同情地说道?#39608;?#21487;怜的孩子。”

    孩子?

    镇陵王脸一黑,还没说话,又听她接下去道?#39608;?#19981;过,虽然同情你,但下次你要是再发病,我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到时候她也直接下狠手了。

    谁管他是不是值得同情啊?

    死道友不死贫尼。

    要是他发病又对她动手,就是她的仇人。

    果然就不能对她太好。镇陵王咬牙切齿,伸手对着她的额头用力一弹。

    咚!

    正好弹在刚才她与他撞在一起的部位,疼得她顿时眼泪?#23478;?#19979;来了。

    “晋苍陵你大爷的!”她提脚就踢向他的小?#21462;?br />
    镇陵王哼了一声,脚步一错,立即闪开了。

    “你难道不是嘴下不留情吗?”

    几乎要把他的舌头都?#35782;?#20102;。

    想到之前那个近乎疯狂的吻,他的身体又热了起来。

    她的小舌头那么软那么甜,却蛮横得让他牙痒痒,再有下次,他?#27426;?#19981;?#23835;?#22905;占了上风了。

    真的再有下次吗?

    他以为自己这么一说,她总该有些害羞了吧,结果却看到她一下子收敛了暴怒,偏头对着他,语气十分欠揍地道?#39608;?#35828;起来,你的?#20174;?#36824;真生涩!”

    ?#35009;矗?br />
    镇陵王又磨牙霍霍了。

    “你再说一遍。”

    他?#24179;?#22905;。

    云迟感觉到?#23435;?#38505;,立即后退了两步,又不愿意?#25937;酰?#20381;然不怕死地挑衅道?#39608;?#35828;就说,你的吻技本来就很生涩啊,只知道用力亲......”

    看着她那不留情的红唇一直开开合合说着无耻的话,镇陵王哪里能忍?

    他立即伸手将她的后脑勺扣住,低头朝那张红唇压了下去。

    反正他还是觉得很冰,再索要些火热罢。

    四唇相接,云迟呆住,因为震惊而微微张开嘴唇,却正好被他微?#39592;?#20925;的舌头探入,一下子勾缠上了她的。

    嗯,她还是这样乖巧的时候,感觉更好。

    与之前那一次的野蛮疯狂完全是两种感觉。

    哗拉。

    一阵水声划破了寂静里两个关系诡异的男女的失神。

    云迟先?#20174;?#36807;来,立即将他用力一推,自己同时也退了两步。

    恨现在眼睛睁不开,不然非瞪瞪瞪,瞪死他不可!

    “晋苍陵你疯了吧!”

    求你继续冷酷无情!

    镇陵王看着她,眸光幽深,“过来。”

    “过你大爷的。”

    “本王叫你过来。”

    “本姑娘说了,过你大爷的!”

    她的话音?#31456;洌?#34022;地察觉到?#30636;欢?#21170;,背后已经有寒风袭来,后颈处一凉,几滴水珠溅到了她脖子上。

    云迟?#25104;?#24494;变,立即朝前面飞扑过去。

    他伸手,正好将她接住。

    就好像她主动地扑进她怀里一样。

    他伸手就从她的包袱里抽出一支发簪,猛地掷射了出去。

    扑通一声,重物落下河水。

    云迟这才转头,再?#25991;?#28779;自己的眼睛看不见。

    “是?#35009;矗?#36824;是八爪鱼吗?”

    之前那只巨形的八爪鱼已经让他们对付得够?#28023;?#22914;果不是他发作的时候变得恐怖如斯,也未必能够那么快将那?#35805;?#29226;鱼消灭掉。

    要是再来一只,她估计想吐血了。

    “哪来那么多八爪鱼?”镇陵王低头看了她一眼,语气带着嘲讽?#39608;?#26412;王叫你过来你不听,结果还不是自己扑过来了?”

    刚才她哪里知道他叫她过来是这个原因?还以为他是兽性大发,又想拖她去玩亲亲呢。

    你大爷的。

    云迟不想再跟他作口舌之争。事实证明,她对这个男人还是了解不足!论无耻,他也不?#20154;?#24046;多少。

    “吱吱</a>!”

    水面上还有?#35009;?#19996;西在扑腾着。

    云迟?#25104;?#24494;变,“老鼠?”
变形金刚主机游戏
湖南幸运赛车结果 森林舞会技巧 波西亚时光装修 魂斗罗归来英雄武器搭配 发财神试玩 浙江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18122 不用倍投的时时彩计划 尤文图斯对弗罗西诺内 上海上港蔚山现代视频 江苏体育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