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130章 我的未婚妻
作者:醉流酥的小说      更新:2018-04-29
    木野?#24466;?#26539;的神情有了片刻的迷茫,再清醒过来时,之前看到镇陵王新形象的惊讶就完全消失了,他们同时对镇陵王行了一礼。

    “裴公子。”

    柴叔只觉得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甚至有些晕眩,他努力地闭了闭眼睛,摇了摇头,这才清醒过来。

    他震惊地看着云迟,又突然想到了?#35009;矗?#31435;即又猛地移开了目光。

    要说镇陵王之前还没想起来云迟做了?#35009;矗?#22312;看到柴叔的反应?#26412;?#24050;经明白了。

    ?#25226;?#22899;。”

    低低声音钻进云迟耳里,他又用了传音入密。

    云迟面色如常,只当听不见。

    反正他早就已经知道她的魅功。只要催眠了木野?#24466;?#26539;,让他们忘?#37221;?#21069;见过镇陵王的事情,只认定他是裴青,才能够?#20154;?#20204;两人的命。

    镇陵王的心有多狠多冷酷,她又不是不知道。

    木野?#24466;?#26539;,对他来说是两条毫不相干的命,现在可能放过,以后也未必。所?#26197;?#20102;保住他们,她只能当着柴叔的面,对他们施展了魅功催眠。

    她很庆幸自己的眼疾好得正是时候。

    否则,现在不?#27426;?#33021;保下木野?#24466;?#26539;。

    柴叔与他们离得很近,也有所感受,这却不是她考虑的范围了,反正那是镇陵王的人。

    这时,来人已经出现在他们视野之内。

    一共六人,为首的果然正是郁凤池,郁三皇子。

    郁三皇子看到他们,星眸微闪,然后目光就落在站在后面的镇陵王和云迟脸上。

    云迟不敢肯定他能不能认出自己。

    毕竟当时在仙歧门宴席上,她是经过易容的。

    可是,从他蓦地染上笑意的双眸看来,她便有些挫败地发现,对方是肯定把自己认出来了。

    毕竟连她自己都明白,这双眼睛便是她最好辨认的凭证。

    “云姑娘。”

    郁三皇子果真很是肯定地叫了她。

    云迟扬起唇角,眨巴了下眼睛,?#35009;?#26377;装作不认识。

    “郁三...公子,这么巧啊?您也来玩?”

    噗。

    郁凤池眼底的笑意又浓了些。

    这可是古墓。

    她竟然说得这样一派轻松,语气俏皮,您也来玩?

    就好像他们在哪个热?#22336;?#21326;的市集遇见了一般。

    这个姑娘果然与他想象中的那么有趣。

    初见,她是一身侍女装,闹得仙歧门上?#24405;?#39134;狗跳,然后还偷了大晋太子</a>的马车跑得无影无踪。

    再见,她是一身山野村姑的装扮,在这样?#31449;?#37325;重的古墓里,笑得眉眼弯弯。

    他突然有些期待,接下来她是不是还会闹出?#35009;?#26469;?

    而且,云迟没有当作不认识他,这样笑语晏晏与他打招呼,分明就是记住了他之前在仙歧门相助的情。

    是一个大气的姑娘啊。

    “是啊,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再见到云姑娘。不知道这几位?”

    云迟正要说话,镇陵王“裴青”已经淡淡地说道:“在下裴青,兄台如何称呼?”

    当着他的面跟郁凤池聊起来了!

    她?#35009;?#26102;候跟郁凤池这么熟悉的?第一次见面是要他的命,跟人家郁凤池,却是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原来</a>是裴兄。”郁凤池面带笑意,就是在这样的古墓里,也丝毫无损他的温润如玉,“在下姓郁,郁和之。”

    郁和之?

    四昭国三皇子,名凤池,字和之。别人虽然未必能记住郁三皇子的字,他却是知道的。

    “听口音,郁兄不像是大晋人。”

    “在下一向四处游历,可能口音是?#26197;?#22797;杂了些。”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一个表情冷冷,一个温和斯文,却奇异地令人觉?#33579;?#20004;人气势相等。

    “郁兄的游历可真是别有生趣,跑到这种地方来了。”

    “说起来不怕裴兄笑话,在下对这些古墓还是挺有兴趣的,之前是听说有人在这里发现了很大的古墓,所以特意过来的。裴兄和云姑娘想来也是吧?两位是在这里面无意相识的?”

    “是。”

    “不是。”

    云迟和镇陵王同时开口,说的却是完全相反的答案。

    镇陵王双眸微眯,瞥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她是在下自小订亲的未婚妻。”

    柴叔:“......”

    ?#35009;?#26102;候的事?

    天噜啦,王爷的未婚妻不是仙歧门圣女吗?

    锦枫:“......”

    小小姐,我和小姐?#35009;?#26102;候替您订娃娃亲了?

    木野挠挠后脑勺,努力地想,好像脑子有点乱是怎么回事?算了不想了。这个可怕的墓里,为?#35009;?#20250;来?#33487;?#20040;多好看的人呢。

    难道有钱人家的公子小姐现在喜欢下墓玩儿?

    云迟真想把镇陵王咬下一块肉下来。

    她皮笑肉不笑地道:“嗯,不过他前阵子发脾气,退婚了。”

    镇陵王:“......”

    郁凤池闻言一笑。

    云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走向锦枫,扶了住了她,然后对郁凤池道:“郁公子,不打扰您游历,我们要上去了。”

    郁凤池身后的侍卫都瞄了一眼她背着的大包袱,其中一人隐隐露出一丝厉光。

    云迟只当没有看到,对郁凤池道:“那边有好多好多的金银珠宝,我背了不少。不过可拿不完,你们赶紧去看。”

    “主子?”

    那名眼睛闪过厉光的侍卫压下声音询问。

    郁凤池做了个手势,那人便飞掠向那个池子,很快,他转过身来,“主子,云姑娘所言不差。”

    那里是真的有一大池子的金银珠宝。

    郁凤池这才温声细语对云迟道:“其实在下想邀请云姑娘一路同行,互相也有个照应。”

    云迟正要说话,镇陵王已经说道:“不必了,她与我一道。”说完,他?#38405;疽暗潰骸?#32972;上?#21916;瘛!?br />
    “哦,哦。”木野愣愣地听从了他的话,将柴叔背了起来。

    镇陵王大步走在最前面。

    云迟盯着他的背影,磨牙霍霍。

    他一直抢她的话,一直抢她的话!

    她可谁都不想一道。

    若是真有好东西,同行就可能变成抢夺者了。还是自己走更轻松。

    不过,她这会儿不好反驳镇陵王,因为她更加不想跟郁凤池一起走。因为她还欠着他人情呢,身上还揣着花焰鸟和辟毒丹!

    跟他走在一起莫名地就有点儿?#30007;?#30340;感觉。

    ?#20154;?#20204;离开,一名侍卫低声对郁凤池道:?#26263;?#19979;,那个裴青感觉不简单。属下看不透他的武功修为。”

    郁凤池微微眯着眼睛,片刻才低声一笑,道:?#30333;?#28982;是不简单的,否则,云姑娘哪里?#25954;狻!?br />
    侍卫:“......”

    啊?

    这话是?#35009;?#24847;思?

    他说的是裴青,怎么跟云姑娘愿不?#25954;?#26377;关系了?

    郁凤池没有再解释,举步走向了那个池子。

    满池的珠光宝气几乎闪伤了他们的眼睛。
变形金刚主机游戏
国外莱特币行情 魔兽世界私服 浦和红钻鬼门关生还小说 双百搭在线客服 天津11选5投注技巧 真钱游戏那个信誉好 河南麻将单机版 海底捞鱼十二生肖 hostel佛罗伦萨 昂热纹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