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150章 我们的交易
作者:醉流酥的小说      更新:2018-04-29
    石兽后面一条身影飞掠而出。

    但是他的身影哪里快得过镇陵王?一眨眼间便被他一手掐住了咽喉。

    云迟定睛一看,认出来是郁凤池身边的一个侍卫。

    镇陵王已经杀意一出,郁凤池的声音响了起来,“裴兄手下留情!”

    郁凤池和另外一名侍?#26469;佑医?#22681;角石兽的背后走了出来。

    云迟挑了挑眉。

    她倒是没有想到,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郁凤池竟然还没有找?#20132;?#20851;出去。这下子好了,他们又碰在了一起。

    镇陵王?#31181;?#20877;度收紧,只当没有听到郁凤池的求情。之前因为他开启毁阵的机关,他们几乎全死在上面,现在让他手下留情了?

    “裴兄!我可以把神兵的位置告诉你!”

    郁凤池急急说道。

    被镇陵王制着的侍卫闭上了眼睛,只觉得眼眶发热。要不是他武艺?#36824;唬?#34987;镇陵王制住了,殿下就不用拿条件交换。

    郁凤池看向云迟,目光带着请求,“云姑娘?”

    他看得出来,云迟在裴青的心目中是不一样的,如果云迟愿意出声帮忙,他的侍卫才有可能活命。

    云迟挑了下眉。

    这就当我还了你的人情了啊。

    郁凤池竟然一下子看懂了她的意思,不由得苦笑。这姑娘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吃亏,点点计较分明。

    他做了个恳求的表情。

    好,多谢云姑娘了。

    云迟走向镇陵王,?#35835;?#25199;他的袖子,“放他下来吧。”

    镇陵王咬牙。

    她当她是谁呢?

    说放下他就放下了?

    他很想强硬一点,冷酷一点,扫她一眼,然后直接将人捏死,好让她知道,当着他的面帮郁凤池,她到底是哪边的?

    云迟又?#35835;?#25199;他的袖子,对他勾了勾食指。

    想冷酷的点的镇陵王:“......”无奈地微低下头。

    他不低下头来,她踮起?#20598;?#37117;无法在他耳边说悄悄?#21834;?br />
    “这里机关很难找。”她在他耳边低声道:“我看过了,我们跟他这交易还是划算的。”

    她是真觉得交易划算。

    这么一个一目了然</a>的巨大墓室,要?#19968;?#20851;反而很困难。

    她不想浪费那么多时间。

    而且,看得出来,郁凤池这话可信。

    刚才在镇苍陵要杀了侍卫那一瞬间,郁凤池的焦急和不舍是真真切切的。

    镇陵王在听到“我们和他这交易”几个字时,心里的火气就一下子消失无踪。他手一挥,直接将那人甩飞了出去。

    那人摔落在郁凤池面前,郁凤池立即亲自弯腰去将他扶了起来。

    ?#26263;?#19979;,属下无用,让殿下需将神兵拱手相让......”那?#35828;?#22768;说道。

    郁凤池摇了摇头,“跟你们的命比起来算?#35009;矗俊?br />
    云迟笑眯眯,“没想到郁三皇子是这么重情重义之人。”

    镇陵王瞥了她一眼。

    本王就不是重情重义之人?

    ?#19978;?#20113;迟压根没有看他。

    郁凤池看着她,看着那微弯的笑眼,心里的那点沮丧一下子就消散了。本来他就无法得到的东西,换她现在一个笑?#25214;?#26159;足够。

    郁凤池从怀里拿出一小卷残破的羊皮,朝镇陵王掷了过来。

    镇陵王伸手抓住,展开看了一眼。

    郁凤池果然有主墓室的图纸!

    “郁三皇子果真本事。”他冷冷地说道。神将之墓在大晋,他都没能得到这图纸,反倒是远道而来的四?#21387;?#30343;子拿到了。

    郁凤池淡淡说道:“也不过是因缘际会。既然图纸给了裴兄,我们就先行离开了。”与镇陵王的心腹?#25165;?#30828;不是他所愿。

    “请。”镇陵王道。若他现在不是裴青而是本尊,说的就是滚了。

    郁凤池明显是看过羊皮卷的了,走到了其中一只石兽面前,伸手在其腿上一拍,嘎呀一声,石兽缓缓移开,一个出口出现在他们眼前。

    这是出口?

    “云姑娘,能否借一步说话?”郁凤池转头看着云迟。

    镇陵王皱眉,正要伸手扣住云迟的肩膀,云迟已经朝他走了过去。

    镇陵王看着她毫不犹豫的脚步,顿感心塞。

    云迟走到郁凤池身边,发现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那名侍卫看着她的眼神有些过分的专注。

    似乎是想着怎么从她身上拿到?#35009;?#19996;西?

    “云姑娘,出口的开启是有时限的。”郁凤池看着她,轻声道:“神兵所在机关无法开启,?#36824;?#26159;你还是裴青,都只能是陡劳。不如你现在就和我们先离开吧。”

    听了他的话,云迟一愣。

    无法开启?

    以为她不信,郁凤池又道:“我们之前已经用尽所有方法,确实无法开启机关。云姑娘,你要一起走吗?”

    云迟摇了摇头,“你们先走吧,我要再看看。”

    见她态度坚决,郁凤池微微叹息。

    “好吧。那我再跟云姑娘说一句,半个?#32972;?#20043;内,这道门就会关上,并启动自毁机关,再也无法打开。”他顿了一下,将声音压得更低,“若是裴青让姑娘觉得危险了,云姑娘也可抓住这一点。”

    说完,他退开两步,对她微微笑了。微笑的郁三皇子让人觉得像是六月</a>的荷风。

    “云姑娘,四?#21387;?#39118;景秀丽,美食繁多,若是云姑娘有时间,和之会在四昭煮茶相迎。”

    说完,他转身走了出去。

    那名侍卫深深</a>地看了云迟一眼,似乎有些不?#24066;模?#20294;是?#35009;?#26377;犹豫,跟着走了出去。

    他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终于听不见。

    镇陵王的声音冷冷传了过来,“这么依依不舍,怎么不跟着走?”

    她为?#35009;?#35201;跟着走?

    云迟没有理会他的话,走了过去,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羊皮卷,展开细看了看。

    一边看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郁凤池说放着神兵的机关无法打开,他已经试过了所有方法,还有,出口半个?#32972;?#23601;会关?#30504;?#35201;找就快一点。”

    无法打开的机关吗?她倒是想看看。

    镇陵王沉着脸,也不说话,看着她拿着羊毛卷左转转?#26131;?#36716;,然后恍然大悟地对着棺椁张?#33487;帕苏?#22068;。

    “蠢得你。”他嘲讽地哼了一声。

    棺椁开着,他刚才探头看了,还不知道是棺椁的?#20365;?#21527;?

    云迟对他翻了个白眼。

    既然已经知道了,为?#35009;?#19981;告诉她,还让她在那里一直看羊皮卷?

    “郁凤池告诉你,出口半个?#32972;?#20043;内会关?#30504;?#20320;为何告诉了本王?”

    最后那句话,郁凤池声音压得极低,他并没有听见,所以猜测郁凤池是只想告诉她一个人来着,哪里知道她转头就告诉了自己。

    云迟走向棺椁,一边说道:“亲爱的王爷,你要是再磨叽下去,?#28982;?#21681;们都别出去了!”

    一个大男人,哪来那么多废话?
变形金刚主机游戏
山西快乐十分钟直播 莱特币交易下载 幸运锦鲤玩法与规则 弗赖堡√柏林赫塔 韦斯卡vs西班牙人直播 1990利物浦杰拉德 贵州快三开奖一定牛 极速时时彩单双技巧 im体育 维基 百家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