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211章 反摄魂
作者:醉流酥的小说      更新:2018-04-29
    他的笑声又是嘎?#27426;?#27490;,猛地盯着云迟,道:“小姑娘,你知道你外公是谁吗?#20426;?br />
    云迟知道,这件事他?#27426;?#26159;问不出来的,因为锦枫也不知道。

    她只知道迟晚晚是跟着母亲的,但是,她那个外婆临死之前只叫迟晚晚去酡城寻亲,却没有告诉她到底是要找谁。

    迟家听起来也算是大家族,谁知道?#27597;?#26159;她外公?

    迟晚晚算是迟家人,她应该不算吧。

    事实上,云迟甚至还怀疑云问松是不是她的亲生父亲。

    如果他真的是“云迟”的亲生父亲,本来就子嗣单薄,只有一个女儿,会对另一个女儿毫不在意?

    说句不好听的,哪怕是养大了多条联姻卖女儿的路子也好啊!

    而且,她跟云问松全无相似之处。

    “叔叔你知道我外公是谁?#20426;?#20113;迟反问。

    “你娘没跟你说过?#35009;矗俊?br />
    “不知道啊,不瞒叔叔,我以前就是个?#24213;櫻?#20320;说我娘会跟我说?#35009;矗俊?#26082;然知道阴须臾已经把锦枫知道的事情都?#20351;?#20102;,云迟干脆?#35009;?#37117;说。

    以前的“云迟?#26412;?#26159;个?#24213;櫻?#22905;搜遍?#19988;洌?#20063;不过是一些做?#21482;?#21507;饭的片断,可以?#30340;?#21313;六年,“云迟”的?#19988;?#31639;是一片空白。

    果真是?#24213;印?br />
    “你爹?#35009;?#26377;提过?#20426;?br />
    “我爹?不知道。”

    阴须臾心?#37034;的鍘?br />
    “可能是因为以前你是?#24213;櫻?#20320;娘不敢带你去找亲人,我带你去吧。”

    云迟眨?#33487;?#30524;,“叔叔,你是说,你要带我云酡城?#20426;?br />
    “是啊。”

    “可是酡城有?#35009;春猛?#30340;?我娘的家?#23435;?#24517;?#23835;?#25105;啊。”如果不是想从阴须臾身上打听一些关于迟家人的消息,云迟早</a>已经不耐烦了。

    与这个男人呆在同一辆马车上她都觉得不舒服。

    “肯定?#23835;?#30340;,到时你要记得,你就说我是你爹。到了迟家,我定要让他们把我奉为座上宾!”阴须臾一脸阴郁,打量着她,忍不住又笑了起来,“迟家嫡系血脉,每一个都珍贵无比,迟家人数十年来打不开本家血脉机关,只恨不得多生几个来放血尝试,怎么会错过迟晚晚的女儿?#20426;?br />
    他说到这里,已经不像是在跟云迟说话,而是在兴奋地自言自语。

    “迟晚晚那个贱女人,当年是?#33402;?#21040;她的,她竟然不选我,我可以带她找到迟家!她偏偏跟着云问松那个混账走了!贱人!贱人!不就是看云问松长得比我俊吗?她当云问松是?#35009;?#22909;人?结果还不是落了个被睡完就丢的下场?#20426;?br />
    云迟皱?#37221;?#30473;。

    听阴须臾的意思,以前他见过迟晚晚了?还想带着迟晚晚去酡城?#39029;?#23478;人?

    ?#27426;?#24403;时迟晚晚也正好遇到了云问松,跟着云问松回了仙歧门,阴须臾这才未能如愿。

    怪不得当时在街上那个小孩说锦枫看起来像是认识阴须臾的。

    可能是锦枫认出了他。

    阴须臾用了摄魂,锦枫自然是没有反抗地就跟着他走了。

    迟家嫡系血脉,有?#35009;从?#22788;?是为了打开迟家血脉机关?

    云迟像是抓住了事情的一个关键,但是阴须臾看起来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

    之后的他说来说去,也不过是对迟晚晚的怨怒和不耻。只是,他一个到处抓少女的无耻东西,有?#35009;?#36164;格看不起别人?

    云迟蓦然笑。

    阴须臾脑子里跟扎了一针似的,猛然清醒了过来!

    他脸色大变,看向云迟,“你,你没有被我摄魂?#20426;?#32780;且,好像反过来,他被摄魂了!

    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要跟她说这么多的!

    他的计划是诱她上了马车,让马疾驰,马上往酡城方向赶。

    可是现在马车还在原地,他却已经说了一大堆话!

    这怎么可能?

    他的摄魂已经练到了第五重,这么一个小?#23601;?#29255;子怎么可能挡得了?

    挡得了也就罢了,她竟然?#19981;?#25668;魂!而?#19968;貢人?#21385;害!

    不知不觉中他竟就中?#33487;校?br />
    云迟耸了?#22987;紓?#26377;些无奈。

    没有想到这家伙清醒得这么快。

    她的魅功果然还是没有修炼到家啊。

    她却不想,阴须臾不是普通人,他本身就是修炼摄魂术的,本来就会有一套?#31181;?#25668;魂术的方法,?#19981;?#26356;加谨慎。

    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将他迷惑住已经很是难得。

    “我没有告诉过你吗?我是摄魂术的祖宗。”云迟哈哈一笑,一脚?#32479;?#20182;踹了出去。

    阴须臾反应不慢,一个旋身又要重新攀在马车上,云迟却笑得如同狐狸,“给?#39029;?#27515;他丫的。”

    阴须臾还在想着她是对谁说话,车夫已经扬起赶车的马鞭,狠狠地朝他抽了过来。

    “该死!”

    很明显,车夫也被她摄魂了!

    怪不得,怪不得这么长时间了他竟然就?#24213;?#22312;那里,没有按计划驾?#36947;?#24320;!

    这名车夫的武功比云迟想象的要高一些,看来,马鞭就是他的兵器,那条马鞭?#20154;?#33310;得啪啪作响,只抽得阴须臾狼狈不?#21834;?br />
    阴须臾摄魂术厉害,武功却只是一般。

    他对着车夫眸光急闪,嘴里也不时发出一种奇怪的尖啸,但是却怎么?#36130;?#35299;不了云迟的摄魂之术。

    车夫挥着马鞭对他毫不留情地抽打,逼得他跳下车去,狼狈逃窜。

    云迟坐在坐上托着腮,闲闲地看着戏。

    木野早已经闪到一旁,但是表情还是微有些呆。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两人不是一伙的吗?怎么突然就打起来了。

    “木野,去搭把手啊。”云迟没耐性了。

    “哦!”木野对她言听计从,闻言立即?#32479;?#37027;两人走了过去,“云姑娘,我帮?#27597;觶俊?br />
    云迟抚额:“你行的话就把两个都?#20667;簦?#19981;行的话就先给那穿青色的一拳。”

    木野总算明白了,大喝一声?#32479;?#20102;过去,竟然一把举起了阴须臾,高高地托了起来,朝那棵大树砸了过去。

    咚地一声巨响。

    阴须臾如同一团烂泥擦着树身掉落在地上,满头是血。

    云迟看得目瞪口呆。

    那阴须臾身材也不瘦弱,看起来至少有一百三四十斤的,竟然被木野轻而易举地砸了出去......

    果然是一力降十会啊!

    木野虽然没有武功,但是这一身可怕的力气就够了。

    “死了?#20426;?br />
    木?#33324;?#24867;地过去探了探阴须臾的鼻息,吓?#29467;?#20102;一大步,“死,死了!”
变形金刚主机游戏
乌迪内斯阵容 巴塞罗那大学硕士申请官网 双色球图表走势图表 三福怎么玩 998棋牌代理 橄榄球明星电子 罗马2全面战争建筑表 台式主机游戏 德国纽伦堡香肠调料 福彩华东15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