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的崛起 第二十八章 魔鬼的步伐
作者:韧体工程师的小说      更新:2019-07-01
    但是他完全没有考虑到人家的嘴啊!

    人们认识乌贼,难道?#27426;?#26159;从喷墨护身这个神奇技能开始的吗?这个梗的普及程度,应该跟壁虎断尾,避役(蜥蜴亚目,俗称变色龙)变色和黄鼠狼放屁一个级别,广泛而频繁地出现在所有常识?#32536;?#40836;读物?#37034;?

    这个威廉降临前生活在哪个倒霉年代,连最基本的科普都不做了吗?

    呜呜呜!

    教训来的很快,没?#38887;?#24265;近身,霸王乌贼张嘴喷出一股飓风般的强劲气流,像吐果核一样将这个妄图挑衅上位猎食者威严的小东西喷射到了几十米开外。

    而这个时候,闫雄也悄无声息地展开了行动,把握住霸王乌贼喷射气流的节奏,?#31859;?#23427;没来得及?#40644;?#30340;功夫欺身而上,蓄势,吐气,开声,左手后勾拉直,右手成拳,屈肘?#33391;紓?#21333;鞭!

    砰!

    一击得手!一股柔里带刚的暗劲砸在霸王乌贼的两眼中间,干净利落!

    不仅如此,闫雄攻势?#27426;希?#24038;手抛甩,顺势再砸,单鞭,二连击!

    砰!

    如?#37034;?#38761;!破坏力多少先放一边,拳肯定是砸实在了。

    但是他仍不罢休,抬?#36153;?#36523;,后空翻,连珠炮似的出腿连踩,骤雨般落在霸王乌贼的眼中部位,响起?#32773;者?#30340;高强度受力声,?#22068;?#29190;裂,声势?#23835;耍?br />
    “太好了,怪物被瞬间秒杀了!”

    浅井雪兴奋地站了起来。

    “好个屁!继续趴?#20598;?#32493;叫!”

    肖阳死鱼眼一翻,一把拉住了想要冲上前去的傻女孩。

    “为?#35009;礎?#21834;…不要啊…”

    浅井雪露出困惑的神情,刚要质疑,却看见了令她不能置信的一幕。

    本应该“受到重创”的霸王乌贼继续一步两步,一步两步地摩擦前行着,唯一的不同是它?#20843;?#25163;?#34987;?#20986;一只长腕,打出一击技惊四座的本垒打,将好不容易凑到它眼前的闫雄?#21916;?#34631;一般甩到了九霄云外!

    原来从头到尾,闫雄的攻击都没有对霸王乌贼造成任何实?#24066;?#20260;害。

    它们的种族需要生活在海平面下1000-2000米的位置,这个深度的水压有多强呢?

    不说数字,给个形象点的比喻:若是一块木材落在这块区域,海水会将它的体积压缩到原来的一半。

    不客气地说,二级水准的进化者,不可能通过拳打脚踢这种级别的攻击方式对霸王乌贼造成物理伤害,绝无可能!

    (?#35009;?杠精?#20185;?#30340;你质疑我为?#35009;?#32918;阳能砍掉霸王乌贼的触腕?拜托,那是切割伤,面积小压强大啊…同样一个人,拳头砸不开的罐头,牙齿不?#27426;?#21676;不开,不是么?)

    “太可怕了,我们没有一点赢的可能!”

    威廉颤抖着仰躺在数十米外的水面上,发出?#23435;?#22856;的叹息。

    ?#26263;?#32423;和体型的差距都是天堑式的…也许我们应该相约下次的联手了。”

    闫雄也随后坠入远方的水域里,他是一个理智的人,同时也很现实。察觉到胜算感人后,他已经在考虑回档后的?#34385;?#20102;。

    两个明明很强的同伴都相继受挫,浅井雪几乎失去了继续闯关的勇气,怯怯地问道:“肖阳君,我还要继续?#26032;?”

    更令人绝望的是,霸王乌贼的动作居然出乎意料的…放缓了,一步,再一步,似乎每一步都前进地很吃力…又似乎是故意在玩弄玩家们的意志。

    即使内心已经接收了即将回档的现实,?#35009;?#26377;几个人愿意承受这样的精神折磨。

    ……

    第九研究所,中央监控室。

    “唔唔唔,终于到我最爱的篇章了!”

    一个头上长着触角,眼睛被改造成复眼的研究员露出陶醉的神情,聚精会神地观看着中控播放台传回的3d全息摄像,双手摆出握枪瞄准的姿势(“八”?#20013;?#25163;势),指着空间投影中的玩家们念念有词:“明明就要躺着过关了,却在无边无际地绝望里选择?#20439;?#25105;了断,我,同情你们。”

    “用?#27426;?#30340;心理暗示使得玩家产生认知障碍,这是北野先生最令人佩服的地方!对于人性的?#32842;ィ?#20182;总是精准到残酷。”

    搭腔的这位研究员造型更为奇特,头部是正方体,颈部是圆锥体,整个身体全部都是棱?#20999;陀部?#26550;结?#26775;?#23601;像是乐高拼出来的玩具人一样,连笑起来嘴巴的开合都是tm正?#21483;?#30340;。

    “这就是临界点的魅力所在啊!很多时候,无形的生命壁垒比有形的实体阻碍还要具象化——一旦到了那个位置,身体和精神都会一起告诉你,无需尝试,前方,肯定没有你想要的出路。”

    一个外?#20301;?#31639;正常的研究员试图做出总结陈词,顺便提一句,他的皮肤是湛蓝色的,就像?#24863;?#30340;大海一样。

    “比拉尔博士,你怎么一直皱着眉头不说话?这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嘿,我刚也在奇怪,比拉尔怎么都没有开口…你怎么了?说出来让我们开心一下啊!”

    无聊的研究员们开始起哄,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找点乐子可不容?#20303;?br />
    “嗯…”

    比拉尔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下,说出了他的困惑:“这个胸口挂着子弹的玩家,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坦白说,作为科学的忠实信徒,我?#28216;?#20135;生过像这样子感性的情绪…”

    “这还不简单,那就把这个玩家留下来做个科学验证呗。”

    触角复眼号研究员?#22987;?#32473;出建议。

    “不。还真不简单。”

    海蓝号研究员摇头提出质疑:“在场?#25226;?#21464;成这种状况的前提下留人,难?#20154;?#20046;有点高啊。”

    “是的,基本?#21916;?#21487;能了。来不及了。”

    乐高号研究员露出一个诡异到不知道是笑还是what的古?#30452;?#24773;:“the boy you want will kill himself right now…”

    ……

    回到场?#21834;?br />
    霸王乌贼的步伐越发缓慢,如果它现在面对的是真的抹香鲸的话,恐怕已经被?#26680;槌缘?#20102;吧,这莫名的作死既视感,到底是?#35009;?#39740;?

    “继续?#37034;。?#19981;要停!”

    肖阳紧贴?#20598;?#26495;,向着船舱的方向麻利地爬行着:“你看不出来吗,它已经失去了求生的意志,正在有仪式感地?#20843;?#21834;!”

    “纳尼?”

    浅井雪简直不敢相?#25243;约?#30340;耳朵。

    在这个除了玩家以外没有其他生物的密界空间里,还有?#35009;?#26679;的存在,能够威胁到这个身长近30米的庞然大物啊?

    “千万不要停啊,继续?#23567;!?br />
    肖阳一边说着一边钻进了船舱,“你也可以学着我的样子先躲到船舱里。不过我猜它不会主动攻击我们了,我去船舱是想找点东西。随便你要不要跟来。”

    同一时刻,被霸王乌贼喷射加击打到远方水域的威廉和闫雄,还在犹豫要不要游回登陆艇,继续这场赢面为0的对战。

    可是没?#20154;?#20204;思考明白,就相继发现?#32422;?#30340;身体似乎被?#35009;?#19996;西紧紧裹住了,不由自主地升了起来!

    不用问,聪明的你?#27426;?#29468;到,又来了两只霸王乌贼。

    事实上,根据玩家个数,这个场景生成的时候,一共准备了四只霸王乌贼。

    除去已经爬?#31995;?#38470;艇的那一只,剩下的三只,带着闫雄和威廉二人,也正在?#20260;?#22320;?#20960;暗?#38470;艇所在的地方。

    “?#35009;?#24847;思啊?这些该死的头足类生物要拿我们做聚餐的点心?”

    威廉早就没?#33487;?#25166;的能量,他望着不远处的闫雄,大声地叫唤着。

    “五星级难度的场?#21834;?#21271;野武设计的关卡,真的一切皆有可能。”

    闫雄也不抵抗了,不就是回?#30340;兀?#20182;早做好心理建设了:“不过如果等等果真开启?#33487;?#27573;恶心人的剧情,你记得直接用合金棱刺割断我的喉咙…这种羞辱,我可不想承受!”

    所谓的杀人诛心,大概就是如此了——在你明确认识到?#32422;?#19981;可能搞定一个全家桶的时候,再给你?#33151;?#20010;一模一样的来…

    “wtf,我现在就fuxx想去死!”

    威廉怒火冲天地咒骂着:“而且我觉得这个场景我们?#38498;笠裁?#26377;必要来了,四只霸王乌贼啊,再来多少?#25105;裁?#26377;通关的可能!”

    “也不?#27426;?#21834;。”

    闫雄倒是表现地镇定乐观得多:“就好像这次的地震,海啸,霸王乌贼,都是以前?#28216;?#35265;过的关卡,我们下次可能就遇不上了。倒是那个?#34892;?#38451;的朋友有点意思,希望下次跟他合作。”

    “这不可能。?#35748;?#22238;档了谁也不记得谁。别用这个眼神看我,兄弟穷啊,可没钱去买额外存档次数。”

    威廉猜到了闫雄的意图,连忙率先拒绝了对方有可能提出的要求。

    “嗨,后悔啊,来之前已经用掉了今天的额外存档预算。”

    闫雄无所谓地笑笑,被拒绝了也不生气:“这样吧,?#35748;?#36879;露我的身份给他好了。至于能不能抓住机会,就看他的造化了…”

    俩人扯着嗓子?#38498;?#20102;几句,另外的三只霸王乌贼已经带着他俩来到?#35828;?#38470;艇的位置。

    丢垃圾一样将两人随意地抛上甲板,剩下的三只霸王乌贼也开始了它们充满仪式感的登舰活动——一步两步,一步两步,一步一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摩擦~摩擦~;摩擦~摩擦…
变形金刚主机游戏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时时彩开奖结果500 捷报足彩预测 北京pk赛车基本走势图怎么看 乐彩网17500原创专业我国 什么游戏可以玩梭哈 淘彩票平台 老时时玩法稳赢 苏打绿歌曲免费下载 云南时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