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的崛起 第三十九章 真.单刀赴会
作者:韧体工程师的小说      更新:2019-07-01
    “轰轰轰”

    原牛,巨犀和大地懒交叠在一起,降低重心,用笨拙但强壮的躯体冲撞着厚度超过2米的钢铁围墙。

    长颈驼和埃及重脚兽趴伏在围墙下面,用叠罗汉的方法试图送巨猿和巨狐猴?#20351;?#22260;墙。

    型短面熊,雕齿兽,安氏兽和恐狼聚集在一起,疯狂地用爪子刨挖地面,试图?#28216;?#22681;的下方挖出一条通往内部区域的地下通道来。

    剩下出不了力的动物?#22681;?#23613;全力地嘶吼鸣叫?#29275;?#20284;是在鼓舞身边这些同族或异族的临时同伴,又似是在向围墙里的人类研究员们发出生存的哀求,更似是在控诉这个冰冷无情的世界——既然将它们从遥远的蛮荒时代?#21483;眩?#20026;?#35009;?#19981;能给它们一个带着希望的未来?

    场面震撼人心,但是收效微乎其微。

    2米厚的钢铁围?#23047;梢员?#25758;变形,凹陷,但是绝对不可能被摧毁。

    15米高的钢铁围墙顶部,还有一层5米高的高压电网。

    至于地下打洞就更加不可能了,不说这些建筑群的地基至少深入地下20米以?#24076;?#20809;是眼前零下55摄氏度的低温,将地面的泥土冻得硬如钢铁,在这种情况下挖掘,是一件悲哀而徒劳的工作。

    第九研究所的初期建造者们明显考虑过最糟糕的情形,所?#36234;?#36825;道阻隔蛮荒与文明的“叹息之墙”打造地无懈可击。

    “该死的北野武,他?#27426;?#26159;疯了!这么变态的企划也做的出来!”

    看到这样的场?#22467;?#23041;廉的心中涌动着无比绝望的情绪。

    “虽然地方是找对了,但是前方好像没有大门哟!怎么办呢?”

    浅井雪鼓着腮帮噘着嘴,感觉特别委屈特别无奈。

    “就算有大?#29275;?#20197;我们的等级和能力,恐怕也过不去吧?”

    闫雄是四个玩家中间最惧怕寒冷的,?#20013;?#30340;低温让他觉得身体僵硬,体力流失严重:“如此密集的高等级生物型npc集群,凑过去只有被?#25788;?#30862;片的份儿吧?”

    “可是留在这里?#35009;?#37117;不做,也依然于事无补啊。”

    困兽们的垂死挣扎,对肖阳的触动远远甚于其余三人。他们都可以存档,?#23567;?#36713;辕?#27604;?#21487;正式公民身份,哪里会明白?#35009;?#26159;真正意义上的危机或绝望?

    “就像它们在为自己的生命做最后一搏一样,我们的通关机会,也不可能从天?#31995;?#19979;来。”

    肖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32842;该?#38047;后,关掉了?#31181;?#30340;“轻薄的假象?#34180;?br />
    “肖兄弟,你这是要干嘛?”

    闫雄不明所以,惊得?#25104;?#37117;青了:“没有这件装备的庇护,来一只安氏兽我们就团灭了!”

    “我?#24378;?#33021;晚来了一步。”

    肖阳神色怅然地回道:“如果我们能在温度降到零下20摄氏度前?#31995;?#36825;里,聚到这里的生物型npc数量肯定达不到现在这个规模。”

    “可是我们几乎没有浪费任何时间哪!一进场景就确定了方向,一刻?#35009;?#26377;耽搁地?#31995;攪苏?#37324;…我不明白,再快一步的优化空间在哪里?”

    闫雄摇摇?#31181;福?#24182;不接受肖阳的分析结论。

    ?#21834;?#36731;薄的假象’帮?#23435;?#20204;,也耽误?#23435;?#20204;,就是这样。”

    肖阳左手轻轻一指着右手掌心的水晶球体,继续解释道:“随着温度的降低,场景里的生物型npc会渐渐失去攻击性,所以脱离安氏兽群的威胁区域后,‘轻薄的假象’就该收起来了。”

    “damn!太?#37327;?#20102;吧!我甚至不敢想象能满足所有条件的fuxxing玩家是?#35009;?#32423;别的变态!真人版江户川柯南?”

    威廉小声地咒骂?#29275;?#27809;有了“轻薄的假象?#21271;?#25252;,他感觉?#27973;?#27809;有安全?#23567;?br />
    “既然…已经错过…机会了,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闫雄现在的状况也临近极限,威廉和浅井雪紧紧地?#32321;?#30528;他,试图为他尽可能地维持体温。

    “跟它们一起碰碰?#20284;?#21679;。”

    肖阳淡然一笑,指向灯火辉煌的围墙彼端,仿佛将要前往一场盛大的庙会。

    “你们难道不会觉得,我们现在的处境跟它们没?#35009;?#24046;别吗?”

    这是一个句式工整的是非疑问句,但是肖阳并不关心其他人的答案。

    “至少对我来说就是如此。”

    因为他?#27973;?#28165;楚,有些事情,永远?#33618;?#29420;自面对。

    ?#26263;取?#31561;一下。”闫雄挣扎着伸出手,勉力地喊出声来。

    “怎么?打算跟我一起去?”肖阳闻声驻足,但是没有回头。

    “我知道…这个要求有点过分…能不能…把‘轻薄的假象’…留给我们?”

    犹豫了?#35813;?#38047;后,闫雄?#22766;?#20102;他的问题。

    “可以啊。?#20945;?#25105;也不打算用了。”

    肖阳转过头,目光灼灼地回望着闫雄,嘴角勾起,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你可?#38405;?#21271;野武的日记来换。”

    “哈?”三人相?#23435;?#35821;,同款大写黑?#23435;?#21495;?#22330;?br />
    因为肖阳的态度和诉求,实在是太过出人意料了!

    一边是隐匿踪迹的神器,功能实用的?#35753;?#35013;备“轻薄的假象?#20445;?#21478;一边却是陈旧缺页的场景物品“北野武的日记?#20445;?#20004;者间的巨大价值差一目了然,怎么?#37096;?#19981;出等价交换的逻辑和意义在哪里。

    ?#20945;?#28216;戏规则,完成专属挑?#38477;?#21040;的装备无论是否通关都可?#32536;?#21040;保留,而场景内的物品或道具,只有通关的玩家被获准带走其中的?#25105;?#19977;件。

    ?#38405;?#21069;的糟糕情势来看,场景的温度?#20013;?#19979;降,不知道最终会达到一个?#35009;?#20301;置。

    研究所的建筑群近在咫尺,但数不尽的生物型npc堵在?#23435;?#22681;外沿,避无可避…

    通关?

    前路一片迷茫。

    “怎么样?换不换?”

    胸前的银链被肖阳遛得舞舞生风,他意态闲适地踱?#20132;?#26469;,神色玩味地又问了一遍。

    “换!”

    闫雄的心中准备了十万个为?#35009;矗?#20294;是?#26263;?#22068;边,只剩下言简意赅的一个字。

    同样的,浅井雪和威廉也心存莫大的疑惑,可在此时此刻,他们只是也?#33618;?#40664;默地看着。

    看着肖阳若无其事地将“轻薄的假象?#27604;?#21040;闫雄的手里,换回一本毫无价值的日记。

    然后,转身潇洒地离开,大步地走向光明or?#21171;?#30340;挑战旅程。

    体?#24418;?#24230;,咳咳,其实到了零下20摄氏度以下,正常人的体感早就已经麻木,总之就是感觉?#27973;?#20919;,但是似乎没有变得更冷了。

    据?#36865;?#27979;,温度可能最终会停留在零下65摄氏度左?#36965;?#20063;就是瑞文市常年的平均温度。

    在两名同伴的帮助下,闫雄稍稍?#25351;?#20102;一些精神,勉强地将水晶球体托举在右手掌心,轻摁按钮,成功地启动了“轻薄的假象?#34180;?br />
    透明的空气膜照常生成,瞬间隔离了内外空间的声音,气味和光?#22467;?#27809;有任?#25105;?#22806;发生。

    “打开了,没问题!经鉴定,正品无误。”他情不?#36234;?#22320;欣喜道。

    “真的是搞?#27426;?#21602;!他的警惕心一直都那么强,人也表现地特别有距离感,完全不像是会无偿赠予我们装备的人呢。”

    浅井雪捋一下额前散乱的刘海,不解地摇了摇头。

    “哼!我?#24405;?#32905;男应该猜出闫兄弟的家族或身份了。the more one tries to hide,the more is exposed。(一番做作,欲盖?#32456;茫?#35828;?#38477;?#36824;不是为了结交闫兄弟和他身后的闫氏太极集团?”

    威廉撇着嘴,不以为然地嘲讽道。

    “咳咳…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个人情我就不客气地笑纳了!”

    闫雄剧烈地?#20154;?#20960;声,憋得脸通红通红的,却似乎洋溢着难以掩饰的得意。

    与闫雄等人复杂的心思相反,走在路上的肖阳,心情居然出乎意料的简单平?#30149;?br />
    是的,就是平?#30149;?br />
    当你面临未知且有诸多选择的时候,你会?#24597;遥?#24822;恐,不知所措,患得患失。

    ?#27426;?#24403;你无?#21451;?#25321;的时候,无论你将面临?#35009;矗?#20320;都可以平静地面对,并且坦然地接受一切可能的结果。

    因为你心知肚明,这是命运。

    真正的命运论信徒,从来不会给反科学或?#31528;?#23398;摇旗呐?#22467;?#20063;能客观辩证地认知因果法则。

    他们所信奉的命运,以广义论站在宇宙的角度,概括为存在而不可知:宇宙中,命运存在而不可观测和改变。

    而以狭义论站在个体的角度,则归纳为选择决定命运:个体是可以通过选择来影响或者改变自身命运的。

    如果再进一步,具体?#21483;?#38451;这个不同于常人的特殊个体,则更像是命运选择了他。

    很遗憾,他的与众不同不仅?#33618;?#35753;他凡事先人一步,反而逼得他总是不得不直面鲜血的淋漓和生命的残酷。

    不能回档,没有重来,?#31528;?#37117;必须掐住命运的喉咙——死或者生,简单?#30475;狻?br />
    就像是一?#25042;?#20809;,点燃萧索压抑的冰冻世界,照亮深邃无边的黑暗王国。
变形金刚主机游戏
大乐透1800期历史查询 6020彩票计划平台网 辛运飞挺六码必中规律 爱赢彩店app下载 二八杠游戏注册下载 五分赛车开奖网 2013最新时时软件 兰州沐足按摩 湖南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老时时360基本走势